<delect id="wzthj"><object id="wzthj"><rp id="wzthj"></rp></object></delect>
    <dl id="wzthj"></dl>

      <div id="wzthj"><tr id="wzthj"></tr></div>

        <sup id="wzthj"><menu id="wzthj"></menu></sup>
        <sup id="wzthj"><meter id="wzthj"></meter></sup>

        公司概況資質榮譽聯系我們新聞中心人員招聘

        光伏產業十年之后……

        2020-06-08
        分享到:

        “中國的太陽能企業好多啊,我以前不懂投資,買的都是他們的股票,認為未來在他們手里,后來仔細看了,其實只是生產多晶硅和單晶硅的工廠,拿個圖紙買條生產線就能干了。技術在哪?研發在哪?全在美國,GE那一類的巨無霸已經把這個行業的未來五十年看在眼里了,而我們中國的企業只能看到明年硅原料的價格。”

        這段話并不是出自于某個狂人的妄語,他的出處是是有著中國“段菲特”之稱的傳奇企業家段永平,OPPO、VIVO、步步高和拼多多這四家企業都與其有著千絲萬縷的關系,四家巨頭級公司的創始人皆以段永平“徒弟”的身份自居,并稱“四大門徒”,向來以投資眼光毒辣精準著稱。

        段永平說這段話的時候還是2010年,彼時,光伏產業的發展如火如荼,尚處于“首富時代”,很快,歐美雙反來襲,轟轟烈烈的光伏產業在彼時只剩下了一地狼藉,這段話也被許多的光伏人反復咀嚼。

        然而在國家政策的扶持下,中國的光伏產業愣是在一片狼藉之中重新站起來了,時至今日,“兩頭在外”的局面已經一去不返了,段永平所推崇的GE等國際巨頭,反而一個個的在競爭中折戟沉沙,目前的格局來看,世界的光伏產業似乎越來越約等于中國的光伏產業了。

        數據說話,光伏產業“打臉”段永平

        段永平不看好光伏產業的邏輯是:產品很難差異化,企業護城河即窄且淺,因此企業很難賺取高額利潤,只能在無限的價格戰中循環,賺“辛苦錢”,企業的日子會很難過。

        那么,十年過去了,事實真的是如此么?

        雖然業內這么多年抱怨利潤低的聲音沒停過,但截止2019年年報,國內光伏上市企業主流的毛利率大多在20%-30%之間,這個毛利率在制造業企業里面真心不低了,且大多實現凈利潤的增長。現金控制能力、存貨周轉能力、乃至凈資產收益率,在整個制造業板塊中都還算不錯。

        而段永平所謂的巨頭通用電氣在2019年凈利潤虧損為-49.12億美元,毛利率為26.45%,與我國頭部的光伏企業相比,并無特殊之處。

        誠然,光伏產業的產品一直都在持續降價,但這是基于平價上網這個最終目標的具體要求,至少頭部企業的降價大多都是來自于技術進步帶來的成本下降,并非一般意義上的價格戰。

        當然,這并不意味著段永平的理論是錯誤的,而是這些年光伏產業發展的著實太快,快到已經足以擁有壁壘,甚至可以說,速度,就是光伏產業最大的壁壘。

        瞿曉鏵說:“光伏制造越來越容易,但進入門檻越來越高了。”

        壁壘愈來愈高,護城河愈來愈深

        組件端:

        組件端是中國企業最早,以勞動密集優勢切入光伏產業的契機,即使現在,封裝環節也是光伏產業鏈中“看上去”門檻最低的環節,從結構性上看,組件產能“過剩”的最為明顯,原料成本占比過大,導致成本差異較小,從成本到成品嚴重同質化。

        但事實上這只是看上去而已。目前,組件企業實際上已經形成了兩大壁壘,即一體化壁壘和渠道壁壘。

        當前光伏產業很重要的一個趨勢就是一體化,現貨條件下,單一的組件生產盈利空間收窄,利潤主要集中在上游的電池片乃至硅片環節,組件端的產品屬性逐漸淡薄,反而是渠道屬性日益凸顯,愈來愈像是上游產品的兌現環節。想要進入光伏產業并兌現一定利潤,就必須向上進行布局,資金門檻和技術門檻的高度幾何上升。

        組件端的另一大門檻是渠道門檻,組件銷售的客戶往往小而散,帶有一定的2C性質,性價比影響并不純粹,頭部品牌已經可以享受一定程度的溢價,當然,頭部組件企業中,銷售成本同樣也是居高難下。

        目前,頭部組件企業的銷售還是以海外市場為主,老牌組件廠憑借良好的品牌信譽以及相對成熟的海外分公司往往能拿到更加長的訂單,節省物流倉儲成本,賺取更高的銷售利潤,并通過海外分廠規避關稅,為新入局者鑄造了頗為兼顧的入行壁壘。雖然第三世界國家近年來市場需求逐漸旺盛,海外市場呈多點開花格局,但大多仍以現貨銷售為主,市場不夠成熟,利潤相對較薄。

        電池端:

        十年來,太陽能電池的技術變化很快,其變化本身便已經足以形成堅固的行業壁壘了。

        目前,投建一條GW級PERC電池產線大概要3-4億,而其地位幾乎是剛剛確立,便已經不得不直面HIT等更前沿技術的挑戰,2019年至今的“尺寸之爭”至今硝煙未散,以至于業內有人抱怨說:“上一條產線還沒收回成本,就不得不考慮建新產線了,忙了好幾年,全是在給設備廠打工。”

        與之相對的,早早踩中PERC風口,最早實現全PERC產能的愛旭股份在這一過程中賺了近三年的高額利潤,如今已經一躍而成為與通威比肩的產業雙寡頭之一。

        不難看出,在電池片這一領域只有走在最前沿的企業才能吃肉,走慢的只能喝湯,落后的更是連湯都可能喝不著。

        目前來看,不管是純粹的電池企業還是一體化企業,都不得不遵循這一定理,巨頭協鑫集成因落上了單晶革命的車,近兩年已經是光芒不再。

        目前,幾乎所有的的頭部光伏企業,不管是產品端還是設備端采用的都是“all in”的戰略,即,每一種可能成為風口的新方向都砸入巨資布局,以確保不管風自何處來,自己都能乘勢而飛。

        但這對光伏企業,通過對比最近幾年光伏頭部企業的年報不難發現,光伏產業的研發投入不管是在數值上還是在營收占比上都在節節攀升,對自身核心團隊的研發能力和應變能力的要求也注定水漲船高,進一步抬高了行業壁壘。

        除此之外,變現能力同樣也是電池片的壁壘,這一環節與組件環節相輔相成,為實現電池片價值,向來只做電池片的江西展宇在今年二月斥資102億擴產的同時,同樣上了5GW組件的產線。

        目前,單純的外銷電池片巨頭只剩下了通威和愛旭,愛旭的成功是因為其踩中了PERC風口,而通威則布局了更上游的硅料和更下游的自有漁光互補電站,均有著旁人難以逾越的護城河。

        硅片端

        至于硅片端,隨著單晶革命的結束,多晶硅片企業已是哀鴻遍野,而單晶硅片本來就在“know how”上存在大量的技術門檻,目前雙寡頭的局面已經形成,隆基通過規模效益和技術創新使其成本一降再降,擁有了隨時通過降本出清二線廠家的能力,中環則推出了210mm實現了人無我有,尺寸革命、以及與半導體硅片的愈來愈互通,都給了這一細分產業足夠的差異化空間。

        兩家寡頭是否會決出勝負目前還不好說,誰勝誰負更加無從判斷,但至少這條兩家聯手布下的門檻足以勸退絕大多數潛在的競爭中,同業二線企業更是苦不堪言。

        其實仔細回想,中國光伏產業這么多年的沉沉浮浮,技術迭代之快,在全球的制造業模塊中都是少有的,而其降本增效之迅捷,似乎還超過了每兩年翻一倍的摩爾定律,目前產業中的幾大龍頭,似乎也已經有許多年都沒怎么變動了。

        光伏產業的護城河,正在變得愈來愈寬,愈來愈深,不知同樣的問題如果時至今日再來問段永平先生,是否會得出完全不同的答案呢?

        上一篇:2020年7月1日實施 光伏標準《太陽能發電工程太陽能資源評估技術規程》獲國家能源局批準 下一篇:光伏人的努力和光伏的發展進程
        返回
        全体大yin乱长篇小说txt下载